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手机版收藏网址-更新快

    ①http://0SB.Net ②http://TTX.ink

    ③http://43o.net

    方外之地中,堂堂三鼎之一的天鼎派,两位实力超越七重天的大修士在卖力的表演,围观的众多修士只能选择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幕,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己的掌门,在自己这边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,竟然陪着绝对不可能和解的敌人演戏,破坏自家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一般门派,或者某个威望不高的掌门手中,恐怕就要被订上叛徒的牌子,引得群起而攻了,最好的结果也是众叛亲离失去掌门之位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的长老们,内心满是幽怨,却没有丝毫怒意。以上两件事情,在天鼎派都绝对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好在努力表演的双方,在你逃我追三圈之后,都有些厌倦这种单调且无聊的重复,后面两圈他们速度快了不少,同时加速的还有桐皇王恐怖枝条落下的频率。

    虽然桐皇王刚才说的是要再追三圈,却在跑了两圈之后,达到了最初约定的五圈,便停止了脚步。

    此行虽然完全超出了它的预料,它所做的一切,都在配合稚童掌门。

    桐皇王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怨言,对于所有的大妖来说,虚名不像人类修士那么重要,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算你狠,本王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,假以时日,等到我妖族大军降临的那一天,势必要踏平你的天鼎派。”

    做戏自然要做足,桐皇王虽然明知双方乃是死敌,在破坏完天鼎派植被达到目的后,依然没有落井下石,而是选择了配合。

    稚童掌门气喘吁吁的模样依然难言双眸中的喜色,继续嘴硬道:“我就说你们妖族只会吹牛吧。之前说追问我三圈,现在两圈就没有力气了,有种的话,你再跟小爷大战三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有足够实力,却故意屁滚尿流抱头鼠窜的稚童掌门,桐皇王也起了戏虐之心,阴恻恻的反问一句:“你当真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

    刚装了半分高人风范的稚童,马上就被打回原形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后退,明明在退缩,嘴里依然不饶人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咱们可不能够做这种食言而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目的已经达到,桐皇王也没有任何留下去的理由,不管它对稚童掌门多么好,也绝对不会幻想双方能够化敌为友,下次见面之时,绝对是倒戈想象的生死仇敌。

    只是桐皇大妖身体急速缩小间,就要破碎虚空消失时,它那风声般的声音再次响起,像是自言自语的炫耀,又好像在故意透露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那两位老兄弟,速度比我快了不少嘛,现在竟然都已经逃回去了,虽然它们受伤很重,看来对方也吃了不少苦头。”

    随着风声在空中逐渐消散,缩小到常人大小,却被一道浓郁的绿光包裹,让人看不清真容的桐皇王,随着一阵轻微的空间波动,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只有天鼎派四周满地狼藉,跟那座深达千米的巨坑,提醒着它刚刚的存在。

    直到桐皇王的气息自天地间完全消散,连残余的能量波动都不存在,一副玩闹模样的稚童掌门的脸色才陡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按照以往习惯,会在掌门胡闹之后过去调笑几句的长老们,也都面面相觑,这次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搭讪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最为老辣的公孙长老大着胆子走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掌门,您是在担心,眼前的圆圈逃不过那些明眼人的目光,容易让我们天鼎派陷入非议被孤立吗?”

    稚童摇摇头,开口道:“我没有想到,这个桐皇王竟然会真的答应我演戏,而且我最后试探之时,它竟然连一丝便宜都不曾占。如此看来,我族危矣。”

    包括公孙长老在内,所有人都有些无法跟上稚童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桐皇王能够陪他们掌门演戏,这恰恰是掌门的目的,天鼎派虽然丧失了一部分面子,却完全保住了里子。

    为何他们掌门在实现了自己的目的,心情反而更沉重了?难道他有某种自虐倾向,只有折腾自己才会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对此稚童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,丢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:“等到其它两鼎的消息传来,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。这段时间中,你们还是努力将自身的战力提升到极致吧,这个世界又到了重新洗牌的时候,谁能够最终活下来,那就看你们的实力跟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满是祥和跟汗颜的天鼎派,随着危机散去,反而有了一种风雨欲来的凝重。

    稚童掌门这番话,就好似一块巨石般,压在所有长老的心头,让他们摸不着头脑,更无力将其挪开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之后,等他们冷静下来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深思,后知后觉之辈才明悟了稚童掌门话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刚才的桐皇大妖,降临天鼎派为了就是立威跟宣泄压抑万年的怒火,最后它却只做了立威,却没有一丝怒火倾斜。

    这些长老们自然不会白痴到,认为这颗大妖是没有脾气之辈。对方能够压抑下怒火,恰恰说明了对方的自信,它已经不去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,只因对方有足够的底气反攻方外世界。

    愤怒的根源是恐惧,只有没有底气跟气急败坏之辈,才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怒火。

    所谓的哀兵必胜,破釜沉舟,恰恰是利用了自身的怒火,做了孤掷一注一举,不成功便成仁,只因没有了退路。

    这种看似高明,让人血脉喷张的计谋,却只会在己方处于劣势的使用。

    当你的敌人,能够心平气和,没有任何火气的对你宣战的时候,这无异于是对你死刑的宣判。

    因为有恃才能够无恐,桐皇王的所作所为便充分了诠释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双方原本约定的是五圈,稚童掌门却故意在三圈时进行试探,桐皇王却直接再加上了一圈,得到稚童掌门的默认之后,竟然没有在占那一圈的便宜。

    综合以上种种,这个看似幼稚胡闹的掌门,却在嬉笑怒骂中试探出了对方的底气所在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