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手机版收藏网址-更新快

    ①http://0SB.Net ②http://TTX.ink

    ③http://43o.net

    阅历跟修为都极其不俗天鼎派众长老的认知跟节操,再次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才知道,世界上没有最不要脸,只要更不要脸。

    一个百岁开外的人类,外加一头活了万年的怪物,竟然在一起比嫩。

    俨然好似七十岁的老朽,对镜涂胭脂,搔首弄姿的故作怀春少女模样。别说让人看了,想想就足以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的老朽,自然值得是那些没有踏上修行之路的普通老人。

    若是人鼎派那个看上去比二八少女还要嫩的那位红秀掌门的话,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,自然是别有一番风味,甚至吸引了对某些人来收更胜真正的二八少女。

    世人都说,社会总是对年老色衰的女子充满了恶意。

    事实却是,人们总对皮囊不佳的女子充满了恶意,很多时候跟年龄无关。甚至对妙龄少女中相貌不佳者,恶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靠,这次算你赢了。不过你那么大体型,欺负我这么个小不点,总有点没有高人风范吧。”

    奶声奶气却笼罩整个天鼎派的声音再次响起,却让天鼎派弟子没有任何荣耀之感,剩下的只有汗颜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个没脸没皮的掌门,对方明明是来找茬的,他却处处认怂,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感到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的话,你这位堂堂天鼎派掌门,估计保持幼儿体型,难道就是为了打架的时候认怂吗?”桐皇大妖自然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在空中疯狂逃窜的稚童掌门,骤然一愣,反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中一人一妖吵得无比激烈,下面的众弟子却统一选择了缄默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位斗嘴的同时,手下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稚童掌门在前面逃窜,后面大妖却屡屡幻化出铺天盖地的枝条,好似拍苍蝇一般向对方招呼。

    不知是它故意放水,还是稚童掌门未卜先知一般,每次枝条落下后,总能够毁坏天鼎派四周无数的山脉跟植被,让原本郁郁葱葱的山脉露出黄褐色的本体,偏偏稚童却能够从枝条缝隙中无碍的穿梭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枝条落下后,稚童掌门都会在空中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,用肉呼呼的小手拍拍自己的胸膛,大喊一声:“吓死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两位手段丰富到足以让观战掌门瞠目结舌的高手,像是有某种默契一般,打来打去都没有任何心意。

    一方只是单纯绕着天鼎派的主山脉逃窜,另一方的攻击虽然声势浩大,却总是堪堪与真正的目标擦肩而过,最后落到那些无辜的山脉跟植被上。

    在稚童逃亡了一圈之后,一个无比醒目的黄褐色土石圈,也浮现在天鼎派周围。

    如此整齐的形状跟颜色,在满是绿色的三鼎山脉中显得那样的刺眼,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天鼎派遭遇了某种变故。

    纵然思维跟自家掌门没有在一个维度的众长老,此时也隐约嗅到了双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公孙长老,你说咱们的掌门还是在跟桐皇王演戏呢?”一位心直口快的长老,头也不会冲自己的好友道。

    目光跟神念一直都被两人吸引的众长老,依然没有目光交流,却忍不住都微微颔首,显然他们都看出了苗头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被好友叫住的公孙长老,显然更加的精明,大义凛然道:“胡说,这头大妖实力超群,咱们掌门为了天鼎派的尊严挺身而出,为了普通弟子不被波及,更是独立应战,乃是我辈楷模。”

    其它长老原本在谎言跟真实之前,无所适从,仿佛夹缝中生长的长老们,慢慢找到了其中的规律。

    如果说稚童掌门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保全天鼎派里子的话,他们就要努力保全天鼎派的面子。

    毕竟任何一个势力,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立足,面子跟里子都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顶级势力最容易犯得一个通病便是,对面子的在乎远远大于里子,这也是他们走向没落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稚童掌门跟桐皇大妖一前一后,围绕了天鼎派的山脉转了三圈的时候,天鼎派山脉四周,已经有了一个宽度达到数千米,光秃秃寸草不生的圆圈,远远看上去无比此言。

    这种奇观,在中土世界中,还有可能被人当成某种大手笔的行为艺术。

    在无比务实的方外世界中,郁郁葱葱的植被,跟草木繁茂的山脉,代表的是充足的灵药资源,没来由空去这么大一片,肯定是遭到了针对。

    “桐皇,你都已经追了我三圈了,你现在应该也累了吧,反正你也追不上我,是不是应该走了呢?”

    三圈跑完后,稚童掌门一身宽松的道袍显得有些凌乱,只是从繁密枝叶间穿梭了数千次的他,白白胖胖的小脸竟然连一道血痕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同样止步的桐皇王没有开口,寂然不动的枝叶却散发出一股不满的凝重。

    它跟眼前这个无良的小王八蛋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达成协议,他可以追着对方围着凌峰山跑五圈,这个过程中,他可以随意毁去路上的植被,作为昭告妖族反攻的证据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才跑了三拳,对方就食言了,它心中自然不满。

    “哼哼,我们植物类修士,本身就以精力充沛著称,你现在没有力气了,我却才用了一半的力气,我觉得你再跑三圈的话,我差不多就要累的逃命了。”桐皇王的声音再次自风中响起,却让稚童掌门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要省去两圈,让那些对他们来说面子大于里子的植被,少一些破坏,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买账。

    若是面对其他人类修士的话,他肯定会死皮赖脸的一顿纠缠,以他的身份地位外加天下无敌的脸皮,世界上少有人能够逃过他的纠缠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,在他眼前的这位压根就不是人,准确点来说的话,是一头成精的梧桐树。

    一计不成,稚童掌门没有纠缠,却也没有放弃,马上改变策略,故作大度道:“好,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这个堂堂天鼎派掌门也不能够认怂,我就再陪你走上三圈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