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手机版收藏网址-更新快

    ①http://0SB.Net ②http://TTX.ink

    ③http://43o.net

    人类虽然占据了修士中绝对主导地位,源于人类修士起点最高,天生开窍,只要不是天生特殊的残疾,几乎人人都可以踏上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每个人能够到达的最终高度不同。

    妖修中不管兽类还是植物类,起点都极低,门槛却是极高,无疑大大限制了它们的数量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,凡是能够踏上修行之路的妖修,无疑不是精彩绝艳,拥有莫大造化之辈。

    因此同境界修士相比,往往人类修士都不是妖修的对手。

    至于最难开窍的植物类妖修,先天的优势跟劣势同样明显。

    它们的劣势在于,尚未达到一定境界之前,只要离开原生地,它们的实力将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优势却是,同境界人类修士或者其它妖修,想要彻底击杀一个一心逃命的植物类妖修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毕竟只要让其逃掉一截根系,或者一条枝叶精华,纵然实力会大打折扣,假以时日,定可以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根本在于,植物类妖修几乎不会受到任何难以痊愈的伤害。

    一般有阅历跟见识的人类修士,最不愿招惹的往往也是植物类的妖修。

    它们除了堪比不死之身的逃生能力,还拥有另一种人类修士眼红的能力,那便是漫长的寿命。

    修行跟长生从来都是密不可分的,只是目前对普通人跟修士来说,长生依然是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以方外之地为例,这里修行的繁荣,大大提高了人类的寿命,百岁老人不算稀缺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人类的寿命成长依然有限,细算起来不过一倍而已,能够被誉为长寿的,也不过两百年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两百年的时间,对普通的动物来说并不算少,对很多植物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是千年巨木,在灵气无比匮乏,环境已经遭到大肆破坏的中土世界也可以看到,更别提在原生态极多的方外之地了。

    眼前降临到天鼎派的桐皇大妖,起码已经活了万年有余,却依然显得生机勃勃,生命气息浓郁。

    因此得罪了植物类的妖修,对方可能打不过你,绝对能够活的过你。

    碰到那些记仇的,等百年后,千年后,或者万年红再找你后代来寻仇,恐怕你连踢棺材板的机会都没有了,那时候棺材板早就烂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不是耸人听闻的无稽之谈,天鼎派眼前就有这样一个例子。

    稚童掌门行事也算磊落,却还是他的提议,当时便好似凫水一般,双臂用力的晃动,在空气中搅动出层层波纹,很快就“游”进了茂密的树冠中,消失在一片树叶给他当被子都绰绰有余的枝叶中。

    继而分开的树冠重新合上,桐皇大妖也恢复了平静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在外面戒备的数十位天鼎派长老,根本无法探知到被大妖树冠包裹进去的掌门,内心虽惴惴不安,却也不敢违背掌门的命令,只能惴惴不安的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好在这样的平静跟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,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桐皇大妖封闭的树冠,连带着千丈身躯都开始剧烈晃动,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又好似有什么恐怖的生物要从它的躯体里面觉醒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眼前的变故,引起天鼎派长老们的惊呼,各种各样的意志再次笼罩天空,数十道意志聚集在一起,这次不仅没有破碎虚空,反而是将四周的空间加固到一个新的高度,让一般的七重天修士难以打破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跟鲁莽行事,虽然意识到不好,却对自己的掌门拥有极强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桐皇王,你莫要欺人太甚,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可以在我天鼎派横行。我就问你敢不敢,跟我来一场公平的对战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树冠晃动中,一个奶声奶气的身影从树冠中有些狼狈的飞驰而出,闪躲到一旁,板着小脸对这头体型是他无数倍的大妖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千丈高度的狂风,吹动稚童那相对宽松的道袍,无形之中为他增添几分仙气。

    外加上他那粉雕玉琢,好似年画福娃的相貌跟体型,让稚童掌门看似虽无老态龙钟的仙风道骨,却也颇像得天地造化的金童。

    桐皇大妖依然用风声作为回应: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唰唰!

    言语来往之间,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,一大一小完全没有可比性的身影便向一旁急掠而出,引得空间动荡,尤其大妖原本所在之地,更形成了一座数百丈的深坑。

    天鼎派其余长老有心援手,却也知道稚童掌门的性格,谁要敢打破他约定好的公平对战,地位比他的敌人还要不如。

    以眼前这些长老的眼力,很难判断出双方实力的强弱,却也忍不住自我安慰,这终究是在自家门口的战斗,他们掌门也算占据了地利,就算是不敌,保命总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当他们勉强将心放进肚子里,打起精神想要好好观察,难得一见七重天以上修士的对战,好从中得到一些感悟,稳固或者提升自身的修为时。

    他们才发现,这两者之间的战斗,不仅没有任何风范可言,甚至还有些不堪入目的辣眼睛。

    若非此地是他们天鼎派的根基,四周没有任何修士跟门派的话,估计他们都要恨不得顶着掌门的怒火,不计代价的拿下这头大妖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说大妖的所作所为激怒了他们,而是他们掌门的表现太过于不堪,实在是太过于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桐皇王,你不管怎么说,都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。你好意思真的拿出来全部实力对付我这个百岁的小屁孩吗?”

    稚童掌门放完狠话,在大妖追上时,好似就后悔了,用超越常人想象的厚脸皮补救。

    桐皇大妖不仅不领情,还一本正经的反驳道:“按照你们人类的平均寿命来计算,你这个小屁孩早就是老不死了。以我们植物类大妖的寿命来计算,我们活个十万八万年根本就不是问题。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的话,应该是你欺负我才对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