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手机版收藏网址-更新快

    ①http://0SB.Net ②http://TTX.ink

    ③http://43o.net

    当时便脸色发烫,颜面无存的上任天鼎派掌门,一位堂堂七重天巅峰的修士,都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    经过此事之后他瞬间醒悟,不管自己怎么努力,都改变不了这个小祖宗,更阻止不了,索性将这个破掌门的位置丢给他,以后他要是再打脸,也是自己打自己,只要他不怕疼,打肿了都没有人干涉。

    一旁的桐皇王笑罢,多少有些惋惜道:“我也承认,你们人类修士中,有很多还是不错的。只不过你们都是利益熏心之辈,所有人都削尖脑袋向上爬,站在权力巅峰的人,没有一个心不是黑的,只有你一个人的话,改变不了我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稚童掌门对此不可置否,他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稚嫩,行事方式满是童趣,到底也是活了百岁开外的老东西。

    在不牵扯到大义是,他可以胡说八道,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若在跟桐皇王深谈下去,他本身自然是不惧,恐怕整个天鼎派就会沦为众矢之的,甚至还有可能被攻击成人类的叛徒。

    这个骂名他承担不起,本门那些普通的弟子更不应该承担,那本就不是他们作下的孽。

    能够进阶到七重天的修士,没有一个是蠢蛋,最多就是思维方式奇特,脑回路异于常人而已。

    那些至今都好似观众一般,只在后面摇旗呐喊的众多天鼎派修士,也无比确定双方根本就不可能谈拢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虽算准了这一点,却还是看不透他们掌门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“谈咱们肯定是谈不拢了,毕竟咱们两个代表的都不是自己。你此行是为了向我天鼎派下战书,通过我天鼎派向天下宣告,你们妖族要反攻回来了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从来就没有隐瞒过自身意图的桐皇王,也没有否认这个事实,风声中再次传来肯定的声音。

    稚童继续道:“你独自前来,摆明不是为了死磕,更何况你一己之力,也根本就不是我们天鼎派的对手。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你肯定是想拼着大半修为不要,甚至不惜崩断自己妖身,都要闹出来一些大动静,让我们天鼎派颜面无存对不对?”

    桐皇大妖只有再次点头,不是它想要这么做,而这样才是事情的正当发展好不好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摆明寻仇的异族,都打到对方家门口了,只要有些血性跟火气的人都忍不了,更何况高高在上的天鼎派。

    到时候势必是一场一言不合的惨烈大战,崩碎自己几个山头,自己在围攻下,再寡不敌众,发挥壮士断腕的精神,堪堪逃走,再留下一些准备找后账的狠话。

    桐皇王的本意也是如此,甚至它来之前,早就算计好了,自己的几成真身要交待在这个地方才能够保命。

    只是这所有的一切,经稚童亲口说出来就有点变味了,它也没有了最初争斗之心。

    若自己所做的事情,都跟对方口中的剧本一样相吻合,这那里还有寻仇的报复快感,反而好似小丑一般再演戏。

    看戏的人再鼓掌叫好,也改变不了戏中人如同嚼蜡的索然乏味。

    稚童掌门好似对这一切早有预料一般,一副贼兮兮的模样,交叉搓着小手,仿佛满肚子坏水的坏孩子,用压低声音的语气,却依然可以让整个天鼎派弟子听清的声音道:“既然这样的话,咱们就没有必要打了,你不就是想要让我们天鼎派颜面尽失嘛,我们做一些自损颜面的事情,对外宣扬这都是你做的,你就这样离开,如此两全其美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一番令人跌破眼睛的言论出来,天鼎派诸多七重天修士,虽然已经习惯了自己掌门没脸没皮的行事风格,却也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    在正常人看来,若自己处于劣势时,低声下气一些,还可以被称赞为大丈夫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眼前这头大妖修为虽然不凡,却根本就没有碾压天鼎派的实力,就算它拼着性命不要,也最多会让地鼎派的环境受到一些影响,想要临死之前拉上一位七重天的修士,根本就是妄想。

    纵然眼前这数十个七重天修士,单挑都注定不是眼前大妖的对手,他们联合起来也未必能够让一心想要逃的大妖留下来,若是对战的话,却可以直接碾压对方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可。”一个头发胡子花白,岁数却小于稚童掌门的长老,终于忍不住开口阻止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:“掌门,咱们天鼎派传承万年,一直是三鼎之首,咱们可以被打死,绝对不能够被吓死。若我们自污颜面,害怕了妖族的淫威,此事传出去,我们天鼎派弟子有何颜面在这个世界上立足?”

    肺腑之言,让周围其余长老也深以为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长期身处高位的他们,修身养性的功夫再深,也多少有些目空一切的自大。更何况,眼前他们明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岂愿自我打脸。

    “我说吴长老,你到底是觉得此事不可呢?还是害怕这件事情传出去呢?”

    稚童掌门奇特的脑回路,让所有长老都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也都本能觉得不妥,却没有深思,是此事未必了他们的本心,还是怕了天下的悠悠之口。

    只是稚童掌门显然就没期望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,继续自顾自道:“如果你本心觉得不妥的话,那你就自己一对一跟这位桐皇前辈打一场公平对战,生死自负,我以天鼎派掌门发誓绝对不干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仅你自己的道心无损,还能够体现出我天鼎派修士的风骨。

    只是若是后者你害怕天下悠悠之口的话,那我就要罚你面壁思过了。我都告诉你们多少遍了,现在我们天鼎派最不缺的就是面子,太在乎面子反而会被其所累。

    用无谓的战斗来损耗我门派弟子性命,到时候只会有了面子,却伤了里子,这样的蠢事我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给了你两条路,你自己选吧,不管是选哪条,我都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奶声奶气的一番长篇大论下来,看似没有任何激烈的言语,实际只给了一生一死两条路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