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手机版收藏网址-更新快

    ①http://0SB.Net ②http://TTX.ink

    ③http://43o.net

    ”轰轰轰!”

    一片片强悍无匹的战意气息爆发之下,秦凡只感觉胸口处有着一团火,令其顿时仰起头,放声狂啸起来!

    且在其身后,一道通天彻地的人形虚影,也缓缓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,是战神。

    那一枚战神之珠,乃是战神亲自炼制的秘宝,其内的战意也是通过其精心凝练而成,如今爆发。自然会出现其虚影。

    但,那却并非是意志投影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接下来的一切,还需要秦凡自身来作为主导。

    ”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秦凡当即握住伫立在身旁的战锤,并将其高高举了起来,身形也随着陡然升空而起!

    在那一瞬,秦凡似乎对那吞天邪帝的雕像并不害怕了,一股决然气质也从其体内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战天战地,唯我独尊!

    战神之珠,一次性使用品,在捏破后其内爆发出的那股涛涛战意,即便是那尊吞天邪帝雕像,也感受到了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”哼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后,那吞天邪帝雕像顿时双手结印。一片片吞天邪炎绽放开来,先是化为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旋即,火海浓缩,最终化为了一朵火莲大小,随着其每旋转一下,就会有着一抹吞噬之光绽放。

    将周遭的空间,光源尽数吞噬!

    而秦凡先手轰击出去的那一道神火炎神符,虽说威能巨大,但,还是在那一道火莲旋转了十几圈后。便将其吞噬……

    将那炎神符吞噬后,却并非将其粉碎。

    因为同是火焰,本源相同,所以,那一道火莲竟还壮大了几分!

    最终随着那尊吞天邪帝雕像缓缓点出的一指,便”嗡!”的一声巨响,破碎片片空间,向秦凡暴杀而去!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在那一股浓郁战意气息的影响下,吞天邪帝雕像已然不想再浪费时间了,也放弃了之前好生折磨秦凡一番,再让其痛苦死去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其功于一役,一招必杀!

    如此,也就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而对他的打算,秦凡全然不去想,此刻他紧闭着双目,低声吼叫着的同时,手中战锤也疯狂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股来自战神精心凝练的战意之磅礴,让他都有种身体破碎之感!

    一边强忍着一波波战意,对自身意志空间,以及身躯的冲击。一边在脑海中,还演练起完整的须弥龙锤术来。

    须弥龙锤术,乃是当初已有封号圣帝境修为的天龙府主所创造出的一部真正神技!

    通体都是以战意为根基,释放开来。

    而如今,秦凡在有了战神战意的加持,自然是有资格施展出须弥龙锤术的最强状态,甚至还能催发出这一神技的奥义!

    但,这对其身体的负荷,极大!

    甚至,大到了变态的地步!

    之所以秦凡能撑到现在,不止是因为其自身意志力强横,还要归功于他有着一道八色元神!

    此时,此刻。

    秦凡之前的阵阵低吼之音,陡然变得剧烈起来。

    双目,也涌现出一抹猩红,且眉心处已然浮现出他那一道八色元神。

    平日里向来都很淡然,微闭着双目的八色元神,此刻也是一副颇为痛苦的表情,八色神光,也在其体表处接连闪烁。

    ”嗡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还不到十分之一眨眼的功夫,那火莲便已然冲到秦凡跟前,最终却被秦凡以空间瞬移规则,险之又险的避过。

    ”哪里跑!”

    吞天邪帝雕像爆喝一声,当即又是一指。在其释放出法则之力压制下,秦凡发现自己再无法施展任何规则之力。

    甚至整个人,都已然有些无法动弹!

    下一瞬。

    那火莲再度一转,又已然来到自己面前,看得秦凡双目猩红。七窍流血,旋即那已然高高抬起的独臂,又举着战锤向后拉了一个弧度!

    ”好!”

    ”既然你要战,那秦某便陪你!就让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”一击,定胜负!”

    ”须弥龙锤术。大须弥神锤!”

    ”嗡嗡嗡!”

    只见,那一股孤独磅礴战意彻底爆发,催动着那一柄战锤的型体,都瞬间暴涨起来!且那战锤,以及秦凡自身,还都被一道瞬间成型的巨大锤影所笼罩!

    ”啊啊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秦凡,是疯狂的。

    疯癫大叫起来,甚至他有一种感觉,此刻的自己,仿若是无敌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那一锤落下,这一片天地,都仿若要被砸塌一般!

    ”嗷嗷嗷!”

    一阵阵嘹亮,高亢的龙吟之声陡然响彻,其内还夹杂着一股极端纯正的龙威!

    总之,秦凡自出道至今。还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强大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看着那已然就要轰在自己身上的一记火莲,秦凡先是瞬间就突破了那吞天邪帝对自身的封锁。

    后退百米后,独臂猛地下抡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抡!

    和挥的动作完全不同,这一抡之下。狂霸之气尽显无疑!

    ”不过是一个千年前便已作古的死人罢了!所留下的这一缕残魂,也想在我面前逞凶?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”碎!”

    巨大无比的漆黑锤影,连带着那一柄已然暴涨到千丈大小的战锤,也随之悍然砸下!

    ”咚!”

    在砸到那一记火莲上后,”轰轰轰!”的爆鸣声也不间断地响彻开来,一时间,那双方所爆发出的狂暴能量,竟是连这一片火焰空间,都是彻底破碎开来!

    ”嘭!”

    空间破碎后,那一座吞天邪宫的中枢大殿。也随之狠狠颤动了一番。

    而之前已然静下心来,对那一座黑白莲台,一点点炼化着的方元也感受到了,虽为睁眼,却也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这动静。

    ”想必。应该是凌天那家伙已然命丧先祖之手了吧?而且,先祖那一道残魂似乎也再撑不住,消散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元不由地”哈哈!”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之前,他还有些担心自己即便炼化了这一座吞天邪宫后,即便可以摆脱元帝宫,但也会落入自己这位先祖的掌控。

    甚至,成为其傀儡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就和他的初衷不符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已然不用再去担心了。他能感知得到,自己那位先祖的气息,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!

    曾称霸一时,风靡整个邪域大陆的那位超强存在,这一次。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今后,自己也就可以真正的海阔天高了!

    ”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”这最终笑到最后的人,终归还是我,是我方元啊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然。

    就在方元已然陷入狂喜状态时。

    ”扑哧!”

    一柄神器级别的古剑,陡然从后刺穿了其左胸,从其心脏处,一穿而过!

    方元瞳孔陡然一缩,下意识地张了张嘴,紧接着便接连喷出数口鲜血,一脸不可思议地缓缓低头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一柄古剑,染血的古剑。

    染的,自然是他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心血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究竟是谁!

    此刻的方元,已然感知到了自己的生命力,正在飞速流逝!

    整个身子都越来越冷,整个人,也越发恐慌!

    自己对这必杀一剑,竟没有丝毫防备!是谁出的手?

    是谁!

    ”你那位先祖。难不成没教过你,越是得意忘形的时候越要小心谨慎,因为,往往有一些致命的危险,就是在你得意忘形之际。突然爆发的么?”

    听到伸手传来的一阵略带颤抖的声音,方元瞳孔再度一缩,那张已变得苍白无比的脸上,更是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惊惧与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声音,他很熟悉。正是之前那凌天的声音!

    可之前自己那位先祖都亲自动手了,这凌天,怎么可能还活着!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凌天必死,即便是施展出了最后那至强,恐怖的一锤,也绝不会是吞天邪帝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吞天邪帝那一缕残魂神识,存在千年后,已然被削弱到了一种极弱的程度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之前在火焰空间中的那一记对拼,终还是以秦凡重创,而那一缕残魂彻底烟消云散的结果,而告终!

    ”啊!”

    方元大吼起来,旋即身躯竟开始陡然膨胀!

    秦凡看得一惊,暗道这家伙还真不是善茬,想要凭借自爆肉身所瞬间爆发的威能,将已被重创的自己杀死?

    然后,再神魂逃离,如此一来虽说付出的代价极大,可不但能继续活下去,还很可能仍可继承这座吞天邪宫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